首页 >> 民生评论

与洪魔较劲的救灾人

民生评论  2019-12-17 14:44 字号: 大 中 小

与洪魔较劲的救灾人

(文 田培忠)2010年7月18日凌晨3时,潼南县柏梓镇镇政府二楼会议室灯火通明,人头攒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把目光聚焦在一张简易地图上。  浩洋村300多人,朱家村80多人,龙口村20多人,金盆村25多人,羊堡村40多人,黎嘴村30多人被困在洪水里,500多人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去救援的武警消防官员由于水激,都未能进入围困现场。县委于书记在地图上指指画画地给火速赶来的黄市长汇报这一困境。  500多条生命,对一个市的市长来说,是多么重的份量啊,得到市政府值班室的报告后,黄市长马不停蹄来到了柏梓镇。  市长边听汇报,边不断地点头,并用询问了被困点上的情况,又用慰问了先期赶来的武警和消防官兵,此时他脸上表现了一个市长应有的沉着与冷静。  同志们,问题很严重,500多名乡亲的生命的确受到威胁,现被困的老乡们情绪稳定,如果水不上涨,为了避免黑夜行动造成的危险,暂时不采取救援行动,到天明突击。  黄市长这一决定无疑是非常正确的,天黑视线不好,水猛,到处是一片沼泽,水下情况十分复杂,如果盲动那是会出现新的危险。这一决定是黄市长权衡利弊做出的。  没有及时采取行动,但救援的各项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救援人员、冲锋舟、橡皮艇、方便面、矿泉水正在向柏梓镇紧急聚集。100顶帐篷,3000床棉被也连夜往现场赶  武警重庆总队孙副总队长大校带队208人到了,消防总队李副总队长大校率102名官兵到了,重庆警备区360名民兵也赶到了  接着,市政府副秘书长丁先军和市应急办主任张邦平召开了有各路大军参加的会议,对救援行动作了统一安排,并指出转移洪水围困的群众是最迫切的任务,一切救援工作必须就此展开,同时转移出的群众做到五有:有饭吃,有衣穿,有住所,有干净水喝,有医疗。他俩无疑是在天亮后来一次大决战的总动员。  我和马犁、李文全蜷缩在车上闭了2个小时左右的眼睛,天亮了我们便到各点查看洪魔在琼江的本来面目。  在柏梓镇街桥头,只见宽约700米的带着黄泥的洪水翻过高高的玉米秆、翻过房屋汹涌的往下流,水里还不时夹带着已翻斗的一窝窝竹子在水里打着滚儿,几米高的浪花不时翻卷着岸边的泥土,无不显示出了它的狰狞面目。如果有一辆大卡车在它嘴里,它也决不客气地如同一碟小菜将其吞没。整个场面让人心惊肉跳。我们踏过早已管制的60米宽的大桥到了街的另一侧,那里水显得平静一些,没有像主流那里的水那么暴躁。穿着橙黄色的救生背心的武警、消防官兵已经在那里向被围困的群众方向突击,他们身上将负载着500多条生命的重担,虽然一夜没有睡觉,但他们个个像打足气的皮球,精神饱满,士气十足。  琼江上游是四川的岳池县,流经重庆潼南县、铜梁县、合川区然后汇入嘉陵江、长江,在潼南经过崇龛镇、柏梓镇和大安镇。途经的三个场镇都受到殃及。昨晚12点我和马犁分别紧急赶到崇龛镇,洪水将场镇低洼的房子淹到了第二层,在崇龛镇指挥的县领导向常委的带领下,我们打着应急灯查看了镇旁边的防河堤,我们站在防河堤上虽然是夜,但被洪水淹灭了一大片玉米地依然清晰可见,昔日在这片土地栽种的油菜花,笑迎参加油菜花节的嘉宾们的地方,全部成了汪洋。在堤上还听到了雷鸣般的声音,我随声而去,是上游漂下来的五、六个大塑料桶在防河堤一个回水湾里,在洪水的作用下,相互猛烈地撞击而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声音,我问向常委,有人员伤亡没有?的危险的群众转移出来没有?他告诉我,没有一人伤亡,群众都全部转移出来或投亲靠友或被安置在集中点。水来得这么猛,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伤亡呢?我不解的问向常委,他说,这几天雨下得很大,水超过警戒线后,上游四川的水纹观察点立即通知了下游,县里早上9点钟得到通知后,立即通知沿途的各个乡镇组织群众转移,镇干部全部入街一家一户动员。在一旁的镇书记带着嘶哑的声音告诉我,有的群众说我在这里住了几十年,从来就没有淹到街上来,不相信水会到他们的家门口,不愿撤离自己的老巢,但镇干部使出了权威,一律不听他们的自我感觉,死磨硬缠,生拉硬扯地将群众一个个转移。有的还说写保证,按手印,出了生命问题,全由自己承担,镇干部没有受到干扰认,统统无条件撤离。当群众全部撤离危险区后,中午1点洪水真的如约而至,1小时后就一下子涨了3米。将有的人认为淹不着的家全部淹没,大家在岸边看着自己的房子一点一滴被洪水占有,一方面心如刀子割在身上,另一方面对镇干部表示无限的感激。我们随着向常委的步子去了一个集中安置点,很多群众拉着我的手说,要不是镇干部们,我们的生命早就没了。一个在镇上开超市的女老板流着眼泪很激动的告诉我,政府对我们太好了,我家虽然损失了100多万,但我们保住了生命,这比什么都重要。我从一个个群众发自肺腑的声音中,感到了基层干部在灾害面前的份量!  查完琼江洪魔在柏梓镇的表现后,我们又直奔20公里外的***镇,看洪魔的魔爪又伸向那里。车停在了***大桥一头,我们放眼而去,只见洪水将原来只有20来米宽的河道拓宽至300来米,将岸边的玉米地、房屋也作为它的领地,带着它沿途掠夺来的棍棍棒棒乒乒乓乓地向下奔去,30多米高的大桥的7个孔,差半米来高就封孔了。镇书记告诉我,如果桥孔封了,那情况更严重,恐怕整个场镇将成为洪魔的下酒小菜。还告诉我,他们已两夜没有睡觉了,被洪水围困的30多人也于昨晚安全转移出来。  我们带着民政人的眼光扫描了三个场镇,三个场镇都带着哭啼的面孔好像给我们讲述了洪魔所到之处的故事,我们也从它们东倒西歪的身子中明白了许多。洪水啊,你的到来怎么把我们老百姓很平静的生活搅成一锅粥,怎么把商贸繁荣、人头攒动的街道变成淤泥浊水。  我们带着沉重的脚步,行走在一个个安置点,老百姓那一句句平淡而朴实赞扬政府、镇村干部的声音,也让我们明确了许多。我们的干部是联系着老百姓的性命啊!  我们回到柏梓镇抗洪抢险指挥部,一个个好消息从武警、消防指挥员手中的对讲机中接踵而来,金盆村25人全部脱险,朱家村80人全部脱险,鱼溅村1名孕妇脱险  对从危险中走出来的群众生活安排怎样,始终是我们心中的一块心病,我同马犁立即来到了镇中学安置点,灾民安置点由此去的指示标识已贴在镇中学入口处,一进入铁门,里面是一个大操场,右侧的食堂门前已摆满了面包、牛奶和矿泉水,我走进食堂,一大囗锅和一个大蒸子里还剩得很多稀饭和干饭,我们又来到学生宿舍,被转移出来的群众正在垫得有花被子的床上补瞌睡,我们的身份被潼南县民政局彭局长暴露后,他们堆积的情感变成了赞扬声一起送给了我们。同时几个妇女给我们讲了昨天的遭遇:前两天雨就下得很大,山上来的水哗哗往下流,河里水一会一个样,一到昨天中午,洪水一卷都过来了,一下子到了我们的房子脚脚,我们房子离河边有5、6米,我们嫁过来几十年都没有淹到过,哎呀,我们赶紧往二楼跑,没有多一会,就把一楼的房子淹了多半。昨晚我们一晚都没有合眼。讲到这里,一妇女突然惊诧起来,对了,市里头黄市长还打来的,说要来救我们,嘿,真的,一大早一些人穿着红色的衣服(救生背心)划着船(冲锋舟)过来了,他们就把我们接到这里来个了,要不然。有两个妇女在床上呼咽起来,被救出来的几个小灾民在房间里还在打打闹闹,好像昨晚一切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在指挥部里,好事连连,来自各方面关于安全转移了被围困群众的好消息汇集在这里,正当大家在庆贺最后一船转移群众上岸时,一个可怕的消息传到了指挥部,2名船工欲去解救一只机驳船时,不幸被猛烈来的洪水掀翻,两个船工生死不明,把本来指挥部洋溢着胜利喜悦的气氛,一下子搞得乌烟瘴气,把此时刚查完灾情来到指挥部的刘学普副市长也卷入指挥解救船工以及船的战斗中。  为什么翻覆的船拴住了大家的眼球呢?交委的一副主任介绍,水这么激,船工落水后的生存希望很小,船在水里被猛烈的水作用下,会产生极大的撞击力,所有的桥几乎快封孔,船与桥面直接撞击,将可能把桥撞毁,桥上的人、车也会落入水中。船这无疑是一个***。刘副市长立即组织武警官员到出事地段搜索船员,监控船的去向,并请有关人员通知下游中断所有桥的通行,实行严格的管控。刘副市长是全市处置突发事件的最高指挥官,每一次突发事件现场,第一时间必有他的身影出现,在处置突发事件上,他一贯沉着稳慎。这一突发事件,他也胸有成竹。  世界有的事往往出乎预料。半个小时后,从前线来的消息说,2名船工得救了,1名被洪水冲上岸,上岸后他居然骑着摩托车回家去了,1名被洪水冲到一棵树旁,爬在了树上,消防队员用冲锋舟将他接到岸边。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市政府副秘书长丁先军马上把市应急办欲上报的报告改为零伤亡。再过一会,更让人高兴的消息让指挥部的人自发的鼓起掌来

与洪魔较劲的救灾人

,船也被消防官兵套上了,顿时疲惫的指挥员们都露出了笑脸。  为了把洪水造成的损失降到最低,刘副市长向各路部队从抢险救灾、保护灾民最大利益、准确研判灾情、安置好灾民、恢复生产等方面提出了具体的要求,并强调,一定要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灾民中,并表态下拨400万元以作为潼南县抢险救灾之用。会议结束我一看时间已是下午3点,刘副市长和大家就地解决了午餐,简单的盒饭安顿了我早已嘀嘀咕咕提意见的肚皮。说实在的,早上在车上正睡得香时,县民政局的同志就叫醒我去镇指挥部用早餐,我以为肯定有好吃的,我准备去大干一顿,没想到一去,一个面包,一盒牛奶递了过来,哦,原来如此,没有睡好觉的我,已皱上了眉头,吃了一叮点糊弄了一下肚子。我在想,镇上为什么不煮点热稀饭呢,我望着送早餐人满面的汗水,哦,洪水让这里断了水,原来如此!我马上自责:我有神经病了,有面包牛奶吃就不错了。其实中餐有菜有汤的盒饭12点就被工作人员拿在了指挥部,但不见工作人员分配,我着急了,我立马到工作人员那里晃荡,饭好了呀,想催促工作人员早点分配,来慰藉早已闹革命的肚子,没想到工作人员个个像木头一样按兵不动,后来要分配时,又被船的突发事件所打扰,大家没有心思来照顾肚子了,我也一下子不觉得肚子饿了。大家虽然下午3点才午餐,由于船带来的安全喜讯,这顿午餐大家吃得特别香,特别有味道。  午餐后,我擦着嘴角上的残食,迈出指挥部,只见太阳当空照,桥下的洪水没有减速,一个劲的往嘉陵江、长江奔去。我心里也涌出了一番话:洪水,你咯老子看你有多狠,只要天不给你助威,你还不是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天,即使天给你助威,给老百姓出了一道道难题,但你把我们这些救灾人又咋样?两天后,潼南县民政局告诉我,洪水张牙舞爪的形象已不复存在,它掠夺的领地已还给了老百姓,它已退缩在人们给它划定的位置,规规矩矩地从事它的运动,老乡们纷纷地从安置房走出,从容地返回了自己的家园

小孩健脾的食物
小孩健脾胃的药吃什么好
孩子不消化怎么办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