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救助

最强法宝商正文第章天启符箓营养

民生救助  2021-01-13 04:27 字号: 大 中 小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239章 天启符箓

宫贤亮接着说道:“对此,我认为要做两种准备。最好就是在许家的店铺里,安插一个我们的暗子。如重新回归了男儿身。现在重新变成男性的马克已经通过同事兼好朋友谢尔的帮助能做到这一点,则达成完美的开局。但是,这样的事不容易,首先许家的店铺有可能,根本就不在外面找人,只任用从他们家族里派出的人手。”

“嗯”陈德点头,表示同意。

宫贤亮继续说道:“那么,我们必须有另一种准备,在许家的店铺周围安插我们的人,一面可以注意许家店铺的动静、收集相关信息,一面可以伺机而动。”

“哎呀!好啊,不错。谋划周详,我们就依你的计策行事吧。也就是说,我们的两件事的着力点都是放在解宝城。”陈德听了宫贤亮的谋划,觉得相当到位,由衷地称就这样她选择继续考高中赞道。

宫贤亮接着说道:“这样的话,我们在解宝城的人就可以兼顾两作为本次比赛的特邀球手件事情,或者说,负责两件事的人之间可以相互照应,互为助力,事情也就好办许多。”

“对,对,对。”陈德表示赞同,他也给宫贤亮出主意道:“那师兄你就经常领些与解宝城有关的任务来做,就可以趁便安排这两件事了。”

“那是当然。”宫贤亮说道:“既然已经有了谋划,那么我就按这样的计议来物色人选,和安排相关的行程了。”

陈德想起当初在古乐城时,为了推动韦祖乐的暗影操作,他就花去了大量的银子。那么,这次宫贤亮要到解宝城安排的事宜,所需的开销也是不少的。

陈德想到这里,有些头疼。

因为,这就意味着大把大把的闪着毫光的灵石,就要投进去了。当初,在古乐城里,花销的都是银子,那是世俗的钱财,陈德拿出银票给韦祖乐时,他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可是,这回要使唤的可是灵石了,可是,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

心念至此,陈德便说道:“师兄,这两件事要办好,要花不少灵石。这样,你等会有空,就到小兰那里,去支取五千灵石吧。如果,要用银两,也只管于小兰处领些银票即可。”

宫贤亮一听,一下子陈德就甩出来五千灵石给他,他就有些不好意思,就说道:“师弟,我看不用给我灵石吧。上一回,你给了两套功法给我,刚才又给了两颗韵海丹给我。这些都值许多灵石,我就先垫支灵石来办这两件事吧。无功不受禄,还是让我来出灵石吧。”

陈德一听,就在心里感慨了一下:真是个真性情的修士。

他马上就说道:“师兄,你现在赚取灵石都是靠做宗门任务吧,一来不稳定,而来也赚不到多少灵石,至于那点月俸,也就是意思意思了。”

看到宫贤亮没有反驳的意思,陈德接着说道:

“做这类物色安排暗子,或是收集信息的暗影类的事,其中的花销可是不少,而且,灵石少了,事情还办起来会打折扣。这两件事又是如此重要,师兄你也不想因为灵石短缺的缘故,事情做得不到位,到时我们反受其害吧?”

说到底,此类事情,宫贤亮实际上,他以前也没有亲自操作过,对于里面的开销,他其实没有什么印象,只是以为略微使些灵石就可办好了。

而陈德就有过在古乐城的暗影操作的开销的经验,照搬到修真界,恐怕花费更要厉害,所以他才有这番言语。

知道陈德说得在理,宫贤亮对于支派灵石给他,就再没有推辞了。

但他心里也是在暗下决心,一定要把事情办好。

对于即将在解宝城展开的布置,两人都是第一次接触,他们除了心里略微的忐忑外,心里更多的是兴奋和期待。

陈德和宫贤亮两人就在房间里,就具体的事宜,又嘀嘀咕咕地讨论了一番。

有些东西,反而是在他们进行一番争论后,两人才脑子开窍般地找到自认为正确的方法。

计议停当后,宫贤亮就怀着兴奋和巨大的感,到小兰处支领灵石和银两。

自然,陈德通过传声玉符,预先与小兰打了招呼。

对于准备在解宝城施展拳脚的预先准备,就算是正是开始了。

而且是由可以完全信赖的宫贤亮来全权负责,陈德充满了期待。

同时感到心中有一块千钧巨石落地,心情轻松了许多,身体的气机似乎都更活泼了一些。

这两件大事有了着落,陈德放心许多,他就给自己放了一天假。让自己好好放松一下,让自己从近日里紧张的节奏中解脱出来。

尤其是,莫纳教习的修为进境任务和验证,让他惊出一声冷汗,现在陈德算是真正地回过神来了。

收拾好心情后,陈德继续把主要精力,用于处置他手头遗留已久的事。

他先思索一下,剩下的那几件事里,哪一件宜现行处置。

陈德衡量、比较一番后,决定先了解和熟悉天启符箓性质如何、有何功用、特点如何,尤其是该如何应用它。

到了现在,陈德对这个莫名的、从天而降的符箓,他自己给出了一个名称,就叫天启符箓,对于它,陈德现在怀着的,是一种又爱又怕的极复杂的情绪。

之所以爱它,就是因为它的突然发挥,让他在对抗龚潇雨、利丘云两人的争斗中,两次救他于危难,让陈德免于被这两人擒拿。陈德才有机会,最终击伤两人,把他们赶跑,并缴获一件似乎不错的法宝。

陈德之所以怕它,就是它在他感悟天地、于大道有所共鸣之时,不请自来在他脑宫神庭中开始成形,并毫不客气地抽取他的全身菁华,让他几乎被抽成人干而陨落,差点就成为几千年来陨落得最莫名其妙的修士。

要说陈德心里一点余悸都没有,那绝对就是骗人的。

对于陈德来说,这天启符箓就像是一个浑身散发电光的物件,它一出现的时候,就把它的宿主陈德用电光好好修理了一回,把陈德电得是外焦里嫩般,让他几乎一命呜呼。

陈德现在要好好地熟悉它、拿捏它、揣摩它,弄清楚它的功用,要说陈德心里还是有一点点担心的。

就是不知在这个过程里,这东西会不会突然发飙,让他十天半个月地动弹不得。

那滋味陈德一点都不想再来一次。

可见,这天启符箓成型时,带给陈德的内心阴影有多么大。

盘坐于净室中,陈德把他的心神全都沉入脑宫神庭。

这里是天启符箓成形、寄居的地方。

看着这静静悬浮于神庭中的符箓,陈德有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因为其符形结构里,陈德很容易地看到了导引、延发符箓的痕迹,因为陈德对这两种符纹最是熟悉。

所以,他对天启符箓的符形纹路稍微认真观察,就看出了这些端倪。

陈德仔细观察这个光芒内敛的符箓,它的结构、符形与绘制于符纸上的符箓是有很大区别的。

在符纸上绘制出的符箓,实际上就处于一个平面内。

这个符箓,却是立体的。

其上让人眼晕的符纹、线条,在玄妙地相互盘绕、旋转、扭曲、绞和。

其中有些部位的符纹、结构,在陈德的神魂仔细观察、对比之下,他又发现了许多隐约熟悉的纹路和结构。

陈德心中泛起了一阵明悟:这些隐约熟悉的纹路和结构,就是他在推演导引符箓时,那些曾引发他进入身与道合之境的阵纹、符纹。

原来,他在无欲无我的空灵之境中,踏入身与道合之境时,那些阵纹、符纹就已经铭刻于陈德的脑海之中,而陈德自己对此并无察觉。

“唔”心情轻松起来的陈德,已经将这个天启符箓曾经带给他的恐怖忘之脑后,他继续饶有兴致地观察这个有时显得霞光盈体的符箓。

当他观察到一处变幻不定的符纹时,竟从符纹的婉转流动中感到风之意蕴,时而飘渺、时而狂暴、时而轻柔、时而迅疾、时而柔缓静止、……。

“嗯”此处符纹代表的是风的道韵。

陈德心道,怪不得,这个符箓的符纹、线条让人如此眼晕,其上有如此之多的阵纹、符纹真意的转化,还将风的道意也糅合了进去。

“嘶!”轻吸口气,陈德略微受到震撼的心神,就从神魂内视的状态里,跌落出来了。

净室里,陈德看了看盘坐于床上的双腿,心想:我怎么会得到这个如此复杂的符箓呢?!陈德心里有些疑惑。

综合了一下,他观察这个天启符箓得到的感觉,陈德有些明白了。

原来,他在推演导引符纹时,在身与道合的境界里,不知不觉间他从《基本符箓》、《阵法初解》和《天台阵法精要》这三本典籍里,感悟到了一些符纹、阵纹的真意,这些真意当时就悄然潜藏于他的脑宫里。

更不用说他在前往解宝城的路上,体悟出的风的道意了,这更是刻骨铭心般地,铭记于他的神魂里。

而他创制出的导引符纹、延发符纹,更是深得符纹真意,它们虽然相对简单,却已微具道意,更是了得。

...

哪类病人不能用事后紧急避孕药
杭州治疗子宫内膜炎多少钱
西安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