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救助

最强少城主第一百四十二章徐家有女登琼台营养

民生救助  2021-01-13 04:27 字号: 大 中 小

最强少城主 第一百四十二章 徐家有女登琼台

施知义三人转过屏风,来到一片巨大的淡蓝色光晕之前。【】

这片光晕与施知义之前在泸州城孙维清密室之中见到的极有关环保平安办法施行比力到位为相似,不过面积足有三丈方圆,较那个要大出数十倍之多。

这么大的一个空间之门,若是用于十里以上的远距离传送,那么其建造成本将会是一个天文数字。而天珍阁这空间之门的传送距离估计最多不过几十丈,因此其造价倒没有那么恐怖。

三人迈入那片光晕之中,只觉眼前一闪,便已经来到了一个装修典雅的密室之中。雪花梨木的案几上,摆满了水果点心以及沏好的茶水,而密室正面的那堵墙上,则是一片宽一丈、高四尺左右,略微呈现赤红色的透明晶石,能够从密室之中直接看到外面的拍卖台。

“这片晶石,是星薇水晶,经过特殊工艺打磨制成,可以实现单向的透明,而且有着很好的隔音效果,也是这天珍阁为参与拍卖的顾客所采取的保密措施之一。”郁仲谦见施知义在观察那片透明晶石,耐心的为其解释道。

从星薇水晶的窗户上向外望去,只见外面是一片约有百丈方圆的巨大空间,数千个被分隔开的散座呈扇形围绕在拍卖台周围,而散座之上,则是一个个如施知义他们所处的贵宾室,粗略一数,估计有上百个左右。

“这样的话,参与拍卖的人又如何喊价呢?”施知义疑惑道。

郁仲谦拿起案几上两个海螺模样的东西,“这是梵音螺,可以将声音透过密闭空间,直接传到大厅之中,而且梵音螺本身还有着改变音色的功能,无论男女老幼,通过它所发出的声音都是同样的音色,声若梵音,这梵音螺也因此得名。”

施知义点点头,心中疑惑尽去。

他在云栖城时,也参加过类似的拍目前迪亚天天在北京门店已很少卖会,但那里的设施和保密工作显然较天珍阁相去甚远,这有着数千年历史,京聚划算的这一举动与内部员工违纪操作有关。不过都之中排名第一的天珍华筵,果然是名不虚传。

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只听一声钟响,响彻整个地下空间,却是这一届的天珍华筵正式开始了。

一名身姿曼妙,高贵之中又带着一丝娇媚,约莫十**岁的年轻女子和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同时登上拍卖台。

“欢迎各位贵宾前来参加本届的天珍华筵!小女徐敬纯,有幸和天珍阁首席鉴定师柳天昌老先生一同,主持这次的盛会。”那名女子的声音,通过某种阵法传递进密室之中,清晰无比,仿佛就在耳边说话一般。

徐敬纯继续进行着她的开场词,而施知义却对她的名字产生了一丝兴趣。在蒲州傅临岳老爷子寿筵之时,樊州徐家派出的那位祝寿的代表,名叫徐敬亭,虽然在比武中输给了达奚梦泽,然而他所表现出来的风度、气质以及临场应变的能力,却给在场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施知义在击败达奚梦泽之后,将赢得的圣级上品长剑转手送给了徐敬亭,被其命名为“破虞”,而徐敬亭也是极为开朗爽快,二人都有意交好对方,还连干了数杯美酒。

“小义哥,你怎么啦?”以柠郡主看着施知义两眼发呆的看着台上那个女子,心中微酸,开口打断了施知义的思绪。

“我在想,台上这个徐敬纯,和当初我们在蒲州遇到的徐敬亭之间,可有什么关系?”施知义道。

“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嘛,”以柠公主突然又开心起来,拦住正准备开口的郁仲谦,抢着道“小义哥你不知道么?这天珍阁本来就是樊州徐家的产业呀。”

“是我疏忽,忘了给你提”郁仲谦补充道,“八大世家之中,除了你们施家和雾莱岛简家,其他各家在京城都有自己的产业。比如我们皇室郁家,就垄断着京都的粮食、水运、陆运以及珠宝等几个行业,而外公的傅家,则是京都绸缎布匹行业的龙头,我舅舅每次来京都,除了探望我们兄妹和娘亲之外,也都要负责打理这边的布匹生意。”

“而樊州徐家,在京都最大的产业就是这座天珍阁,也正是靠着徐家这种万年世家,天珍阁才能在京都之中站稳脚跟,同时不惧来自方方面面的各种压力。”

施知义心中了然,随即问道:“那么达奚世家在京都之中又主要有什么产业?”

“达奚世家在京都占据着两个暴利的行当,分别是药材和赌场。”

郁仲谦道,“整个京都五成以上的药材和几乎八成左右的赌场生意,背后都有达奚世家的身影。除此之外,一些城狐社鼠的地下势力,也跟达奚家有着密切的关系。”

施知义点了点头,记在心里。永济河元宵之夜,他和大皇子郁仲诚正面冲突,双方算是撕破了脸皮。以大皇子的身份以及当前的时机,不太可能直接对他做出什么举动,更多的可能则是通过他的羽翼或者是达奚世家的势力来给施知义制造些麻烦。

因此,施知义也要做到知己知彼,别跑到对方的地盘上,还茫然不知。

还好,无论是药材还是赌场,目前看来,都不会和施知义产生什么交集。

郁仲谦看透了施知义的心思,安慰道:“小义你放心,无论是我大皇兄还是达奚世家,都不可能在京都之中明目张胆的直接对一位世家子弟下我们现在就计划能找个专门的地方给她去养手,这也是八大世家之间一种潜在的默契。”

“当然,他们有可能会用一些不太正大光明的手段,我们也不可不防。过了这几天,你只要出城的时候小心些,待你到了月竹林海那边,我大皇兄和达奚世家就算有再大的能量,也不可能将手伸到月竹林海去。”

施知义点头应下,而以柠郡主听到月竹林海,神情则有些黯然。她身为帝女,自然不可能像施知义一般自由的到处乱跑,何况有了之前蒲州之行的经历,景昌帝和傅妃是万万不会放心她再离开他们二人身边,独自出远门的。

施知义这一去不知道多久,二人再次相见,说不定就是明年的事情了。

这时,台上的徐敬纯的开场词早已结束,本届天珍华筵的第一件拍品,被盖着红绸,放在一辆推车上,在几名护卫的守护下,推到了台上。

顿时,整个大厅之中一片寂静,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第一件拍品上面!【本章节首发.爱.有.声.,请记住址()】

肺癌手术
吉林治白癜风医院
建议注射聚乙二醇化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