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救助

最强法宝商正文第章哼哈二修营养

民生救助  2021-01-13 04:26 字号: 大 中 小

最强法宝商 正文 第223章 哼哈二修

陈德不慌,他需等自己人走远后,才开始行动。

两刻多钟后,参与寿宴的宾客此时已告辞一多半,而那两个不时用灵识监视他的修士,没有起身出去,说明韦祖乐、袁立金他们基本没有受到骚扰。

陈德放心了。他便慢慢悠悠地起来,特地前到千浔莉香与千浔松那一桌告辞。

随着人流,陈德出了千浔家府邸。

宾客们纷纷各寻自家马车上车。

府邸门外的大街上一片热闹混乱的场面。

陈德知道,如果是对付寻常江湖莽客,这样的情形下,已足够掩护他脱身。

可是,两个拓海境修士就吊在他身后二十丈处,这样的情形,就是再乱上十倍,也瞒不过身后的两人。

穿过纷乱的人群,陈德信步走到了另一条大街上,正好有一辆马车过来,陈德挥停马车后,就上了车。

马车夫打着哈欠道:“客官要去哪里?”

陈德听不懂马车夫的大竺话,只是将手朝南信手一指。马车夫嘟囔道:“南城门也早关门了。”

此时,已是隆冬时节,一年里最冷的时候。

陈德任由马车拉着他往前走,他在想,这个冬天发生了这么多事,经历了这么多特别的事,这个冬天可以说是他有生以来最刺激的一个冬天了。

陈德想起了他在那个广大的灵植园里的收获,又看了一眼吊在后面的另一辆马车,他可无论如何不能便宜了后面的两个修士。

冬日里,辚辚的马车声映衬得夜色越发冷清。

看着静谧的城中景色,也许是前段时间过于剧烈的大喜大悲吧,陈德忽然觉得自己的争强斗胜之心变得淡薄了。

这是个什么节骨眼啊,后面有人对他虎视眈眈,他自己却意兴阑珊起来!

马车夫如释重负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用大竺话说道:“客官,到了。”

言语不通,让陈德感到有些不便。

陈德听说过,要改变这种情况其实对修真者而言,很容易。

有在语言方面有天赋的修者,将自己对一种语言的灵识印记,及感悟制成了语悟玉简。

只要花些灵石购*买一块对应的语悟玉简,就可在短时间内,学会一种语言。

自然,前提是,你得有灵识才行。

陈德丢了一块碎银子给车夫,轻轻一跃下车。

刚跳下车,陈德心里就一突:没风!

没有了恣意张扬的狂风,陈德就相当于少了一个亲密无间的帮手啊!

陈德有些无奈地望着在二十丈外,好整以暇地注视他的两人。

陈德知道他们不会主动在城里动手,这也是东玄大陆修真界的一种不成文的规矩。

城门已闭,陈德也不想在城里做缩头乌龟,就寻了一处没有兵丁把守的城墙,从此处一跃出城。

一落地,陈德展开久未施展的轻功,一溜烟向东南方向跑。

城墙上,龚潇雨、利丘云两人看着渐渐远去的背影,龚潇雨对利丘云说道:“这个天台宗的小子,轻功不弱啊。”

利丘云竟然出现在了昨天进行的海口公开赛决赛上轻笑道:“凡俗武功,再强也有限,走吧!”

他祭出自己的飞剑,当先向陈德追去。

陈德很快听到了背后飞剑破空的遁声,他没有犹豫,继续凭借轻功飞掠。

陈德知道自己的法力比之两位拓海境修士要单薄,故而,未交手前,他并不浪费自己的法力。

许久没有在大地上驰骋,陈德在危险临头时,并未乱了分寸,他逐渐在调整速度、呼吸,要让血气充分在体内流转、奔腾,使身体逐渐达到最佳状态,这样在接下来的交手中,他能增加哪怕一点点胜算也好。

没有多久,在陈德弛离雷石城七八里地时,利丘云曳着遁光,轻易越过了陈德的前头,在一个已经结冰的湖面,截住了陈德的去路。

而他的搭档,龚潇雨也御剑施施然堵住了另一个方向。

陈德在湖上的坚冰站定,朗声道:“两位道友拦住在下的去路,所欲何为?”

陈德身后的龚潇雨答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是天台宗的陈德吧,乖乖束手就擒跟我们走一趟。”

陈德道:“慢着,我与两位素未谋面,近日无仇,远日无冤的,怎么一见面就要擒拿在下呢?这毫无道理啊!”

对于这样无缘无故被人追拿,陈德十分恼火,他自然要弄个明白。

这次,是更直接一些的利丘云说话了:“你与我们没有仇怨是不错,可是我们玄元宗有人与你有仇怨就够了!”

因为对方的修为都高过陈德,陈德估计两人的修为在拓海境二、三层左右。

如果能化干戈为玉帛,那自然最好了,陈德便进行一番尝试。

他拿出一个玉盒,里面装的是他从灵植园采摘到的一株灵草,陈德虽不认得这株灵草,但是知道这株灵草定然价值不菲。

陈德道:“这是我偶得的一株灵草,今夜与两位道友偶遇,我就以这株灵草与两位结个善缘,请两位行个方便。告辞了。”

陈德把玉盒往冰面上一放,然后二话不说,就运轻功继续往东南方法飞掠。

那两人,此时对玉盒里的东西比对陈德,还感兴趣。

他们齐齐扑向那个玉盒,暂时不理会从一旁展开身法飞掠的陈德。

龚潇雨、利丘云两人将玉盒打开一条缝,看了一眼,却是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一株年份足够的曳灵草啊!价值远超二千灵石啊!

两人齐齐对视一眼后,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贪婪。

两人作为多年的搭档,都知道对方的想法,就是:那小子随手拿出的买路钱就如此值钱,保不定他身上还有更值钱的。

所谓人心不足蛇吞象,就是这样了,要结个善缘,也要看这个对象如何。

龚潇雨阴阴一笑道:“迭云兄,咱能放过正ICE 棉花日库存量增加 12,864 (500-磅)包抱头鼠窜那小子吗?”

利丘云则嘿嘿一笑道:“魔雨老弟,那天台宗小子的身上,说不定还有比这更金贵的东西,把他擒下,东西咱就帮他保管了!”

“哇哈哈!”他怪笑一声,再次领头冲向陈德逃跑的方向。

正闷头飞掠的陈德,听到身后消停了一阵,以为这个善缘可以结下,还没有放下心来,背后追来的飞遁的啸声又起。

知道自己的那株灵草成了肉包子打狗了,不过好歹让他缓了一下。

因为,他刚才被截住时,正在湖面上毫无遮掩。

现在,一看对需要服务于各行业的上下游及整个产业链方不打算放过他,陈德立马就往山林里钻。

利丘云追到陈德钻进的那片山林上空,立在树梢上,他故作大方道:“天台宗的陈师弟,我俩与你打个商量如何,你乖乖出来,再送我俩几株灵草,正好我们师兄弟一人两三株,我们就负责送师弟回山门如何?”

龚潇雨追上来后,对利丘云使了个眼色,然后越过他往这片山林的中间位置掠去。

龚潇雨也出声道:“陈德师弟,我们俩说话算数,只要你再拿出几株灵草来,我们保证你的安全,让你平安回到天台宗。”

这两人一哼一哈地,陈德将他们的言语听得清清楚楚,心道:鬼才信你们,要会放过我,肯定就不会追来了。

龚潇雨、利丘云两人知道陈德就在他们身下的这片山林里躲藏着,他们追来之前,陈德的气息一路指向此山林中,只是这小子不知是用了什么法子,气息突然一下没了。

两人一前一后,就立于空中,不停用灵识扫描下面的山林。

这得归功于灵幻厚土诀了,不愧是地藏宗的顶级法诀。其所附的灵幻分身变形隐匿术,其收敛气息隐匿身形的功效着实了得。

陈德在灵植园里修炼,以恢复自己时,就时常抽时间练习灵幻分身变形隐匿术,自然他在这套术法上也是刚入门的水平。

他现在只能运起法诀后,一动不动。如果稍有动弹,影响灵气运行变化,他的气息和身形就会曝露。

陈德好几次看到两人就从他头顶御剑掠过。<她已经为“芭莎明星慈善宴”坚持了十余年。每一年/p>

龚潇雨、利丘云两人,也曾使诈,他们假意遍寻陈德不着就撤离此处。

但是,却突然杀个回马枪,陈德几乎上当。

他听到龚潇雨、利丘云两人的遁声渐渐远去,以为对方已经放弃了,松口气后,他平缓了一番自己的心情,解除了自己的隐匿状态,刚想从藏身处出来,就听到有轻微的啸声。

这得益于他的念力,陈德的念力应该不弱于龚潇雨、利丘云两人。

所以,在龚潇雨、利丘云两人以为安全的、陈德听不到他们遁声的距离上,他们还没有收起遁术,结果就被陈德察觉。

陈德赶紧立即再次进入隐匿状态。

过了一会,龚潇雨、利丘云两人的身影,就又鬼鬼祟祟地出现在这片山林的边缘。

龚潇雨对利丘云道:“迭云兄,这小子定是有高明的隐匿身形的功法,光是如此搜寻,怕是找不出他来。”

利丘云道:“那咱就费点力,轰他出来,有劳魔雨老弟了。”

龚潇雨狞笑一声后,拿出一件法宝来。

在他手上出现的是一座七层的宝塔。

...

北京治疗包皮包茎哪家好
长沙医院白癜风
徐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