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理财

伊利尔丹第二十四章雪地星河

民生理财  2020-08-08 22:19 字号: 大 中 小

伊利尔丹 第二十四章 雪地 星河

“索菲亚女士,让我们陪她去吧。”星河打破了索菲亚和蓉若之间的僵持,令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你们没有意见吧?”星河把巡视的目光投向其他人,毕竟他还没有征询过他们的意见,不过胖子,小月还有重吾不太可能反对自己,所以他主要是在征询晓馨和晓柔的意见。

“一起去是没问题,只是这么做合适吗?”晓馨有些迟疑。

“星河,还有各位小姐的朋友,我明白你们想帮忙,但是这并不是好玩的事情。”索菲亚还是不同意。

“我当然明白,但是我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我想我们经历过的事情比很多大人都要多。”星河这般回答,见索菲亚有些被说动,马上又补充道:“你不用担心,单纯自保的能力我们还是有的,我们会在撒库村等你带人来,不会涉险的。”

“况且,如果蓉若非要去的,也没有谁能拦得住吧。”星河添上了最后一根稻草。

“......”索菲亚终于妥协,“各位小姐的朋友,谢谢。星河,我会在最短时间内带人过来,麻烦你们在这段时间看住小姐,不要让她乱来。”

“我会的。”星河点头做出承诺。

“等等!”蓉若大喊,“我不同意,这不关你们的事!”

“那难道要我们看着你去送死啊?”安东毫不犹豫地发出嘲讽。

“什么叫做送死,我可是很厉害的。”蓉若立即反驳。

放任不管的话,他们一定会吵个不停,所以星河制止了他们,确切的说是说服了蓉若,“蓉若,就像索菲亚没法拦住你一样,如果我们想去的话,你也没办法拦住我们。”

“可是......”蓉若最终没能说出可是什么来,尽管看起来还是不太乐意,但却默认了他的说法。

马车最终没有去波旁,而是在城外停下,索菲亚带着驾车的英灵殿文员离开徒步进城,并把马车交到了蓉若手里,临别前她再三交代蓉若不要鲁莽冲动。

在这里的所有人当中,会驾车的只有蓉若一个,所以驾车的工作自然落到了她的肩上,星河没有坐在车厢内,同她一起坐在车夫的位置上。

蓉若一言不发的握着缰绳,保持着较高的车速。在冰天雪地里驾车并不是一份好差事,迎面而来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刮得面颊生痛,皮克斯早就受不了钻进蓉若的衣服里,不再露头。

“喂,这次不会再走错路了吧?”星河试着调节一下气氛,拿出上回的事情调侃了一番。令他意外的是,蓉若没做任何回应,从相识以来,这还是星河第一次见到她的情绪这么差。

星河没有再开口,虽然他一直在安东他们几个之中担任老大的位置,但实际上他并不擅长心灵导师的工作,否则之前他们几个人之间的关系也不至于落得那么僵。

说起来,在他们这群孩子当中,心态最好的那个人应该是容若才对。

撒库村绝非是什么很发达的地方,这一点从通往撒库村的路就能看出来,路宽不到官道的一半,并且明显无人打理,很多部分都已经被积雪掩埋,很难辨识,因此蓉若不得不放慢了马车的速度。

“星河,为什么非要趟这趟浑水呢?”蓉若松开了缰绳,低声问。

“我们是朋友吧,所以肯定不可能看着你一个人来趟浑水啊,而且上回在江城你不也趟了一趟浑水吗?”星河回答。

蓉若摇摇头,“这不一样,你难道不生气吗,毕竟这很危险啊,切莉前辈都已经...已经......”

“我可不觉得江城那时候没现在危险,至于生气,这又不是你的错,你那么担心干什么。”说一点都不生气,那是假的,斯耐夫那次虽然是半强迫的,但好歹说明了要干什么。但这一回,丹黙生完全是什么都没有告知就把他们一群孩子抛出来当诱饵,星河当然很生气,但这怒气是针对丹黙生而非蓉若。

“谢谢。”蓉若小声嘀咕了一句,双手揉揉自己的脸颊,重新振作起来,高声喊道,“让我们去把幕后黑手找出来!”

星河一愣,旋即仍不住笑出声来,那个没心没肺的蓉若又回来了,他必须承认,在调整心态上,这个女孩真的很了不起。

心态能改变一些事,但也有一些事是心态改变不了的,比如说进入撒库村的道路,尽管蓉若一再表示自己在很小心的驾车,但他们还是迷路了。

通往撒库村的那条寒酸地小径被积雪完全掩埋,失去了道路的指引,蓉若不得不停下马车,下来寻找道路。

停车的动静引起了车厢里的注意,安东推开门,率先从车厢里跳了出来,他扫视了一眼周围,然后看向蓉若,“喂,你不会又迷路了吧?”

正蹲在地上寻找路径的蓉若默默起身,用一颗砸在安东脸上的雪球作为自己的回答,随后继续低头寻找道路的痕迹。

车厢里的其他人也跟着下了车,岚月走到星河身边,看着正张牙舞爪的安东和低头苦思的蓉若,有些担忧地问:“真的迷路了?”

“积雪太厚了,把路掩盖住了。”星河如实说。

“天色好像不太好。”晓馨的话引起了星河的注意,他抬起头,看向天空,厚重的铅云遮蔽了太阳,导致一切看起来都阴沉沉的。现在他们已经迷失了方向了,如果一会儿再下起雪,那么路肯定会更难找吧。

念及此处,星河不得不再次将目光投到蓉若身上,在他们这群人当中,毕竟在他们当中应对这种情况最有经验的就是她了,他们所有人出远门的经历加起来可能都没有她多。

“这没道理啊。”蓉若此刻正有些苦恼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撒库村的人难道整个冬天都不出门的吗,就算没有人力清理整条道路,也应该留下一些标识啊,他们就不担心自己迷路吗?”

星河走上前去,问:“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办法?”

“积雪实在是太厚了,这样根本没办法辨识道路,不过撒库村应该是在西北方向,我们可以试着朝西北方向前进。”蓉若犹豫了一会儿,提出了一个方案。

“试着朝西北走,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确定不会把我们带丢?”安东一脸的惊疑,显然是又想起了上一次蓉若驾车的时候发生的事。

只是没想到蓉若受她一激,反而下定了决心,火急火燎地把所有人赶上马车,宣布向西北进发。安东表示自己就算死也想死的明白一点,没有回后面的车厢,而是一起坐到了车夫的位置上。

所谓的驾车的地方就是一条长凳,一下子挤三个人上来显得有些拥挤,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个体形略大的安东。

蓉若控制着马车朝西北方向进发,然而越往前走,她的脸越黑,因为一路上他们都没有发现道路的痕迹,偏偏此时还下起了小雪。

“你不会是带错了路吧,怎么越走越偏。”安东忍不住嘀咕起来,“你驾车就没一次靠谱的。”

蓉若早就积累了一肚子的怨气,安东一下子正好撞到了枪口上,她猛地一拉缰绳,在两匹马的嘶鸣中停下马车,然后很不客气地一脚把安东踹下去,“找不到路还不都是因为你干扰的,你不知道这样很挤吗,滚到后面的车厢去!”

安东的脸和雪地有了一个亲切接触,他一爬起来就很不客气地就要找蓉若算账,以至于星河不得不出来制止,“胖子,蓉若,你们两个都别闹了,专心赶路吧。”

安东顺着星河的话下了台阶,抱怨地朝后面的车厢走去,上了车,而蓉若也重新拿起了缰绳,准备再次上路,然而尴尬地事情发生了,任凭拉车的两匹马怎么出力,马车就是纹丝不动。

坐在后面的安东察觉到了异样,又探出头,问:“又怎么了?”

星河跳下马车,检查后车厢,发现是车轮陷进了雪地里,不得不叫下车厢里的人,“都下来吧,车陷住了。”

车厢里的人听到后全部都下了车,蓉若再次挥动缰绳,两匹马卖力地朝前迈步,但是减轻几个人的重量似乎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车轮在雪堆里空转,没能从坑里爬上去。

“都来推一把。”星河见此,号召几个孩子去推车,并率先走到车尾。严格来说,他的想法并没有什么错,但是实际上推车的只是六个十来岁的孩子,其中还有三个女孩,结果可想而知,他们并没有起到太多的作用,马车依旧陷在雪地里,没有爬出来。

安东忍不住又朝蓉若抱怨起来,“都是你,没事停什么车。”

“我哪知道车轮会陷住。”蓉若大概心底有些理亏,反驳的声音越到后面越小,她从车夫的位置跳下来,看着陷住的车轮挠着脑袋嘀咕着,“要是能用魔法就好了。”

她的话提醒了星河,是的,他们可以试着依靠魔法的力量,蓉若因为身体的原因,能力受限,而他们几个只能说勉强站在入门的门槛上。但是还有晓馨和晓柔啊,星河记得她们两个在学院的成绩都不错,应该会有些办法吧。

“晓馨,你们有什么能派上用场的魔法吗?”

晓馨思索了一会儿,说:“我试试吧。”

她拉着晓柔,一人站在马车的一边,口中念着咒语,慢慢将车轮周围的雪堆分开。蓉若趁着这个机会挥动缰绳,马儿再次发力,终于将马车从雪地里拉了出来。

众人都面露喜色,然而还没等他们来得及欢呼,才走出几米的马车又陷住了......

星河看向晓馨,她无能为力地摇摇头。

这一块地方的积雪实在是太厚了,直接没过马蹄,马车的速度上不去的话,很容易就会陷住,晓馨和晓柔不可能一路去帮马车清理车轮下的积雪,偏偏此时雪还有些要下大的意思。

星河有些苦恼,看着马车发呆,究竟该咋么把它弄出这片区域令他犯了难。

“你们看,那边好像有烟。”晓柔指着北方说。

星河惊异地朝北方看去,确实有道青烟倾斜着上升,为了看得更清楚,他爬到了马车顶上向北方眺望,他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那是炊烟。

有炊烟的地方,就有人。

小儿四磨汤
黄山白癜风治疗
贺州治疗白癫风医院
推荐资讯